曾识得薄云剑挑

【周翔】万万没想到

上海卷:预测,是指预先推测。生活充满变数,有的人乐于接受生活的预测,有的人则不以为然。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要求:1。自拟题目;2.不少于800字。

*交作文了!标题随便取的,不是OO恋



01

在性别检查的结果出来之前,孙翔从没料到过,自己居然是个Omega。

 


02

“喂!你们干什么呢!”

一声正气凛然的清脆呵斥如惊雷般在阴暗的小巷中突然炸开,几个欲行不轨之事的混混顿时紧张的一抖,他们齐齐抬头望去,才发现是个身形高挑的年轻人,逆着光看不清面容,只瞧见头发蓬松的脑袋上挂着一副耳机,拢着宽松的大外套,手揣兜里,正无知无畏的走进来呢。

哼,简直是一副菜鸡学生样。

为首一人深深吸了最后一口烟,扔掉烟头,又用脚底重重碾了两下,随后轻蔑的看了眼走到面前的孙翔,“哪里来的毛头小鬼打扰我们做事?”

孙翔站定,懒洋洋的扫视了一圈在这狭窄地方挤成一团的乌合之众,嘲讽的笑了:“几个Beta,也想违法乱纪扰乱社会秩序?”

“你——!”似乎是戳到了他们的痛点,恼羞成怒的几人迅速的将孙翔团团包围住。

其中一人逼近两步,语带威胁之意:“小鬼,不想挂彩就乖乖把钱包交出来。”

“哈?”原来这个社会上真的有都二三十岁了还去打劫学生钱包的人的存在!孙翔在不敢置信的同时简直连鄙视的白眼都懒得翻。空气里那股浓郁的信息素味道简直愈发的香甜,他瞥了一眼散发源——那个刚开始被这群混混缠住的Omega,但对方却只是好整以暇的回看过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瞧你别也是个Omega吧?”为首之人眼珠一转,和身边的小弟们意味深长的交换了几个眼神,“看你这细皮嫩肉的也不经打,哥哥说不定怜惜你……就下手轻些了!哈哈哈哈哈哈……啊!”

猖狂的笑声戛然而止,那人的手腕被孙翔拧着使劲反手一转,骨头发出了令人悚然的“喀哒”一声,在对方目眦欲裂的瞪视和痛苦的咒骂声中,孙翔只是皱着眉头一副极其不耐烦的样子,“废话完了没?啊?”

其余几人见状大惊,立马展开攻击。

啧。

孙翔敏捷的躲过了从侧面袭来的拳头,扯过身旁一人往面前一挡,抬腿就是利落的一踹。接着旋身挥掌,漂亮的高踢腿瞬间击中企图背后偷袭那人的脆弱鼻梁骨,在嗷嗷乱叫的杂音里他只是面无表情的又将一个招架不住的小流氓往地上狠狠一掼,一群人毫无章法的乱打使孙翔很快就结束了这场披着群殴外衣的单方面殴打,简直速战速决毫不留情。

“嗤,一群装了一肚子废话的垃圾,架都不会打还想学人家抢劫?真以为Omega是那么好欺负的?还想不想再被我这样怜惜怜惜?”孙翔冷冷的嗤笑一声,拿袖口把鼻尖冒出的细汗随手一蹭,见面前这群人还瘫在地上没走,立即沉下脸,细长明亮的双眼凶狠一挑,“还不快滚!”

 


03

这是个什么人啊!等混混们终于欲哭无泪的落荒而逃,孙翔才有空去问候被他“见义勇为”的这位同学。

“你没事吧?”

“没事……”对方看着他似乎欲言又止的想说点什么,但整理了一下语言后他又什么都没说,只是又重复了一遍,“没事,谢谢你。”

孙翔哦了一声,抬起眼飞快的打量了面前人一番。

头发黑黑软软的,柔顺的搭在后颈上,个子倒是不矮,但表情温柔和煦,长这么好看,还是个Omega,难怪会被居心叵测的人盯上。

信息素气味还……这么浓。孙翔的眉头依然没有放松下来,他抽了抽鼻子,居然感觉腿有点软。

怎么回事?刚刚也没耗太多体力啊?不过现在的Omega真是没有半点防备之心……

孙翔语重心长的说:“如果不能自保的话,以后出门之前多喷点抑制剂。”然而却看到对方愕然的一愣,他顿觉烦躁,恨铁不成钢的抓了抓头发,“你这这么明显,自己难道不知道吗!”

“我……”

“唉,算了,Omega要学会保护自己,我走了,再见。”然后转过身挥挥手,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等等!”

孙翔扭过头:“?”

对方抿了抿嘴唇,拿一双盛满墨色的眼睛定定的看过来:“你叫什么?”

这回孙翔笑开了,阳光从巷边的屋檐滑漏在他的发丝和肩头上,经过一番打斗后半边外套都垮了下来,却也没想好好穿上去,任由它挂在臂弯露出里面的黑色T恤。眼睛里的光像焠过火的星子,身姿挺拔而又修长,浑身上下都沾满了少年人的骄傲与意气,那种蓬勃的朝气仿佛在风中随意撒出一把都能结出叮叮当当的花儿来。他挑了挑眉,颊边旋出一个浅浅的酒窝:“路见不平而已,难道你还想报答我不成?”

本来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对方眨眨眼,竟真的耿直的嗯了一句。

孙翔闻言转身,兜帽遮住了白皙的后颈,他迈开步子把手重新插进兜里,不甚在意的扔了个回答:“行了,不用你报答,我叫孙翔,有缘再见。”

 


04

其实孙翔刚刚只是路过的。

阳光,巷口,与往常并无不同的一个午后。

如果他没闻到那股来自于Omega浓烈的信息素的话。

那是一股混杂着海盐气息的奶油味,虽说是奶油的香气,但比起甜蜜却更像是一股令人安心的温软气息,且携着类似于海洋一般的清爽辽阔,半点都不甜腻,融化的棉花糖一样温温柔柔的浮荡在空气里。

孙翔揉揉鼻尖,感觉这股味道令他极其舒适,仿佛整个人裹在空调被里还打了两个滚的恬逸。他不由自主的循着这信息素退后了几步,最终停驻在那个狭窄的巷口。

几个一看就有损于社会安定团结的人堵着那个Omega,在边动手动脚的同时还一边说着“这就是Omega的气味吗……”之类的话来骚扰对方。

孙翔自己就是个Omega,最看不惯的就是一些人仗性别欺人,哪怕他自己也是怎么都没预测到自己的性别,从小被宠大,心高气傲惯了,从没把谁放在眼里过,就这么随心所欲的活了十几年,突然被查出来自己是个O,他有些不能接受。

在这之前还有不少人以为他是A呢……但是虽然他长得漂亮,却很能打,即使性别不占优势但也从没人敢小瞧他。

今天居然让他看见有人欺负一个身体情况不稳的Omega,身为一个五讲四美能歌善打的好青年,孙翔顿时心头火气,当时想都没想就冲那群人吼了一嗓子。

Omega怎么了?我Omega今天就教你什么叫爸爸。

哼!

 


05

周泽楷现在的心情很难用语言形容出来,因为他的信息素味道稍微有那么一些……奇特,从小到大也没少被认错过,不过他刚刚好像又双叒叕被人给误会了。

其实被堵在巷子里的时候,他刚想那群混混给解决了,结果还没等到他出手,孙翔就满身正气英雄救美似的的出场了。

朋友们,试想一下,如果你被一群人缠上,以你的实力,本可以徒手打赢,这时候却突然冒出一个人徒手单挑帮你两三下就把敌人给揍成了扁扁,对方还以为你很弱,让你保护好自己,结果你却给人家来一句“嗨呀大兄弟真是对不住其实我是个Alpha不过你这么热心我还是很谢谢你的哦。”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不过周泽楷的人设是不可能这么说话的,所以为了维护孙翔的一番好意,周泽楷理性的选择了沉默。

我有什么办法,我也不想信息素这么软啊。

接受命运对你的嘲弄吧,周泽楷面无表情的想。

 


06

在学校医务室再次遇见的时候,孙翔是很惊讶的。

“是你啊,看来我们是真的有缘,你怎么了?”

周泽楷指指摆满了瓶瓶罐罐的柜台:“抑制剂。”

“哦,这么巧,我也是来拿抑制剂的。”孙翔点点头,冲校医说:“请给我两支Omega专用抑制剂”,接着拿出校卡在机器上一刷。

“滴——”

“靠,忘记充钱了!”,孙翔瞪着显示余额为一毛的机器,懊恼的取下了卡,“那算了,我下次再……”

“我帮你刷。”旁边的周泽楷适时的递来了自己的校卡和一个友好的微笑。孙翔愣了愣,接过一看,“周泽楷?谢了,欠你一人情。”

等孙翔走后,周泽楷才对校医姐姐说:“三支A专抑制剂。”

话音刚落,孙翔又重新返了回来,从门边探出半个身子高声道:“嗳,要不我晚上请你去吃饭吧!”

“好。”

 


07

周泽楷本来不用答应孙翔的邀请的,毕竟是孙翔帮他在先。但是他对这个Omega有着很特殊的好感,光是和孙翔站在一起,他整个人都像被一根小羽毛唰唰的撩拨着,开心又舒服,就差长出一对毛茸茸的耳朵来抖一抖了,这种神奇的吸引力,使他不自觉的就想向对方靠近。

但是,他还是图样,生活是不可预测的。

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接下来这个样子。

 


08

自从那顿饭过后,他和孙翔的距离骤然缩短,孙翔似乎也发现他虽然话少了点但总体来说还是个好人,于是开始和他称兄道弟。

从兄弟做起,这也没什么不好的,有时候想想还有点小刺激。

但可能是初印象先入为主,孙翔总觉得周泽楷是个看似强大实际柔弱的Omega,所以在和他相处的时候,总是带着些保护的意味。

比如把一些alpha投来的欣赏目光凶巴巴的瞪回去。

但周泽楷在一旁则早已看透,孙翔是一个对自己的外貌没什么自觉的人,alpha对alpha能有什么想法,他们看的,其实都是你啊……

 


09

掐指一算,周泽楷的发情期在不久后就要到了。

以前都是靠抑制剂撑过去,但现在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形影不离的孙翔。AO毕竟有别,更不要说他们之间似乎有着天生的契合感,于是他决定这段时间和孙翔保持一点距离,等平静度过发情期后再去找他。

但是,他还是图样,在这个世界上,不止生活,孙翔也是不可预测的。

他的良苦用心,并没有什么卵用。

 


10

孙翔:周泽楷,我们一起去食堂吧!

周泽楷:吃过了……

 

孙翔:别人给了我两张电影票,周六晚上怎么样?

周泽楷:要复习……

 

孙翔:这周你有安排没,我打算……

周泽楷:有……

 

孙翔:周泽楷,我……

周泽楷:……

 

诸如此类,孙翔终于忍无可忍,他有点生气,又有点委屈:“靠!周泽楷,我哪里惹到你了!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周泽楷:“……不是!”

孙翔:“有话就直说,别整天躲着我。”

“不,我只是……”

结果孙翔一句话打断了他:你在哪里?

周泽楷沉默两秒,“家里。”

“好,那我开门了,我们把话说清楚。”

“?!”

 


11

之前有一次周泽楷没空,就托孙翔去他家里帮他拿了个东西,后来想着反正关系也好,干脆就给他配了把钥匙。

万万没想到,这一配,就配出了问题。

这厢周泽楷急急忙忙的翻找着抑制剂,那厢孙翔的钥匙已经插进了孔。

门一开,孙翔努力想表现出的愤怒表情瞬间转变成了震惊,他飞快的冲进来夺走了周泽楷手上的三支抑制剂,“你疯啦!为什么一口气用这么多支,有副作用的你知不知道!”

“给我。”周泽楷在孙翔靠近的那一瞬间就有点不行了,对方清爽凛冽的信息素对于此刻的他来讲是高级的诱惑,浓郁而又纯粹的引诱着他。

“给什么给!让你就这么吃下去吗!”孙翔气急败坏的嚷嚷着:“你是不是发情期到了才躲着我的?”看着周泽楷艰难的点了点头,脸红的像发烧,孙翔又急了,瞬间原谅他,“你很难受吗,可是你之前用太多抑制剂了,已经超量了。”他慌乱的去抚摸周泽楷的脸和额头感受指尖的温度,“你再忍一忍,我带你去医务室……”

结果手甫一碰到周泽楷,他的身体立刻就软了三分,小豹子变成了小猫咪,像被一只宽厚的大手从头撸到了尾,浑身的骨头都酥了,孙翔的眼睛霎时间就湿润了,脸颊染上春色,他张张口,却感觉嗓子眼跟堵住了似的,一时间竟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无措而又茫然的看向周泽楷。

两人的信息素杂糅在一起,温柔和凛冽开始同时发酵,形成了一股奇异的气息,孙翔像误食猫薄荷的幼猫,双手不受控制的往周泽楷身上扒拉,周泽楷当机立断一把握住孙翔的手腕准备坦白:“孙翔,我是个Alpha。”

“你是个Alpha?!”孙翔难以置信的重复了一遍,脑子乱像浆糊,什么都理不清了。

可是你的信息素……

仿佛知道他想问什么似的,周泽楷又刻意释放了一些自己的信息素,孙翔深吸一口气,顿时连站都站不起来了,下半身一片泥泞,胸腔里简直跟长颈鹿乱撞似的疯狂鼓动。

沉默下来,空气粘稠的似乎真的实体化成了奶油与糖,两人的心跳频率听得一清二楚。

孙翔像是终于拉下面子考虑好了,他颤抖着双手捧上周泽楷的脸,抖着嗓子哼哼唧唧的说:“那我不生你的气了……”

 


12

然后孙翔就被睡了。

被睡的惨兮兮,泪汪汪,湿答答的。

 


13

神秘莫测的人生果然是不能预测的,孙翔怎么也没料到,周泽楷这厮装O竟然装的如此之像,连翔哥的火眼金睛都没能识破,还给他推心置腹了这么久,要说不生气,那怎么可能?

对此,周泽楷则理智的表示,人民的一切阶级矛盾,没有什么不是可以日后再好好商讨、慢慢解决的。



◆◆◆

问:全文一共点了多少次题?

听说ABO没肉就是耍流氓,那我偏要耍耍看

即将迎来十二场考试…我可能会死,咱们暑假再见!


评论(36)
热度(430)

© 源稚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