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识得薄云剑挑

迷迭

*摸了个脑洞,就不搞正式的标题了,不知道算什么pa…

*第一次写一药,不怎么熟练,还请多多担待💦

 

    “先生们,这是今晚的最后一个商品!”

 

    伴随着商人夸张的叫卖,遮挡住笼子的深红绸布被瞬间掀开,带起一阵拂过松林般的风浪,吹开了众人此起彼伏的惊讶低呼。

 

    长时间处于黑暗之中,纵然眼睛被一两指宽的黑色缎带蒙住,也能透过布条的细密纹路感受到些许光斑,灼热的投映在薄薄的一层眼皮上,使药研茫然的挺直了脊背。而下一秒便被那铁制的项圈链给向下坠了一坠,挣扎着动弹了些,却只带着箍住细瘦手腕和脚踝的漂亮锁链又呤叮作响了几番,他只好无力的安静下来了。

 

    像一只被禁锢的金丝雀,跌在银丝编就的鸟笼中间,羽翅染上粘稠的蜜浆,鸟足裹上细碎的铃铛。

 

    坐在最佳观赏位的一期一振握着茶杯,凝神想到,这的确是——

 

    “一件美丽而又精致的玩物!”

 

    商人颇为戏剧的说完,又开始大肆渲染台上的商品,然而这看似脆弱的小鸟确是引人怜爱的,不必他多加宣扬,光是那照耀在细白肌肤上闪闪珠光,就能使他成为整个地下拍卖会最昂贵的珍珠。

 

    目不能视,鼻尖涌动着红酒气息,像一张奢靡缱绻的网,包裹住其间的罪恶欲望。

 

    药研呆坐片刻,思绪终于回笼。

 

    他是一个暗杀者,此次任务是借奴隶身份接近一期家的家主一期一振,然后刺杀他,组织上说他面容特征神似对方胞弟,绝对万无一失。未曾料到这里的拍卖会为确保奴隶乖巧,会喂其一种药水,喝了之后神思混沌、身乏体软。

 

    ——必须得快速恢复体力。

 

    药研低头咬破舌尖,血锈气息顿时如海潮般在唇齿间泛开,酥麻而尖锐的疼痛从舌尖蔓延到脑神经,刺激的他瞬时清醒了不少,药的效力逐渐减弱。

 

    众人窃窃私语,想要得到笼中之物的心都蠢蠢欲动,人们开始竞价 ,一期一振却始终没有发声。

 

    药研显然沉住了气,他就像一个真正的奴隶般无动于衷的跪坐在地。

 

    脖颈柔软的垂下,晃出几缕鸦青的发,湿润的缠在颈上颊边,像茂盛的水草,酝酿出一股水淋淋的新鲜气息。肩胛单薄似刀,却又谜一般的,与待售的身份发酵出了一股纯洁的禁欲感。身着片纱,贴在骨肉均亭的腰腹上,堪堪遮到大腿,像覆了霜雪的梅枝般合拢并好。


    蒙眼的绸缎在脑后精巧细致的打了个结,这是一件绝妙的礼品,等待买下他的人来解开。

 

    竞价越来越高,在即成定局之时,一道湖水般波澜不惊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千金。”

 


    正如组织所预,一期一振果然买下了他。


    然而即使是新宠,却也没有和家主同乘的资格。但一期一振在掀帘上车的那刻一顿,转过头遥遥的一望,平静的说:“他和我一起坐。”


    药研藤四郎没想到进展如此顺利,这代表在单枪匹马的一期一振入宅之前杀掉他的几率大大增加。


    除却黑暗,眼前便只余几点灯火可见。药研警惕的绷紧双腿,伺机而动。


    蓦地,一期的手顺着他过于瘦削的肩胛骨攀上了他的脸颊,指腹亲昵的贴着皮肉,温柔的摩挲。药研不明显的一僵,谨慎的估算着对方咽喉的部位,而下一秒整个人便突然跌落进雨后春樱般的清雅气息里了。


    一期一振,给他披上了自己的外衣。


    仅仅是一件衣服,就给药研带来了难以言说的暖意和安全感,他又在舌尖的伤口处磨了一遭,提醒自己不可掉以轻心。


    “你长得很像我的弟弟。”


    温和的嗓音又从头顶响了起来,且那双手倒一直在自己的头顶抚摸,摸猫似的,带着怀念的意味。仿佛也没想得到回应,他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可是他死在了两年前的那场火灾,我连他的尸体都没找到。”他声音一顿,溢出了些许苦味,手指绕到脑后的结,似是正要解开,“……药研,他是个好孩子,那你——又是谁派来的呢?”


    银瓶乍破!


    药研藤四郎悚然一惊,车即将驶入城区,已经来不及思考!他飞快的抽出早就绑在大腿根部的匕首,不能视物,黑暗中感官却更为敏锐,他判断出耳边来自一期一振清浅的呼吸,随即双手握住刀柄往他额头使劲一撞,接着迅速挺身一跃跨骑到对方的大腿上,随着锁链的泠泠作响,利刃也搁在了一期一振的脆弱脖颈上,身为一个优秀敏捷的暗杀者,整个过程没有超过两秒。


    “药——”


    一阵异香突然袭来,药研手臂一麻,匕首应声而落,双手被一期紧紧缚住,调转过头向下压去。


    到底是输在那一秒犹豫,等药研回神的时候,他已经被一期一振压在身下了。这个男人,真是深不可测。


    药研咬牙:“你早就——”


    一期一振却像没听到似的打断了他,甚至还带上三分轻快的笑意,他说。


    “那么现在,我可以看看你的眼睛了吗?”




 ◆◆◆ 

一期哥呀!不愧是贵公子,出手真阔绰。

最后他看到药研那双散了金粉的漂亮眼睛后,还把那条黑色缎带又系在了人家的脖子上,说是什么,皮肤被锁链磨破了,需要遮一遮才行。

可是这样显得更加色情了,明明就是在耍流氓呀。


评论(11)
热度(89)

© 源稚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