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识得薄云剑挑

火中莲

*长发药研,满足妄想产物,花纹症设定

这篇写的太累了,想搁置一段时间,暂时发一段混个更吧,以后会放出全文也说不定…

我去爬个墙轻松轻松



          火中生出莲花,爱欲里显露正觉。

                                                              ——《抒情诗》



    月升,悬夜如洗。


    糊窗的是一方暗红明瓦,月华盈盈,在纹路之间幽然闪烁,随后水似的从缝隙中流淌进来,在药研洁白纤瘦的身体上映射出旖旎的色调。


    他仰躺在榻榻米上,毫无防备的将少年的身体铺展在一期面前,紫纹黑羽的浴衣凌乱的散开,露出小半块平坦的胸脯,月光在上面停驻,继而流动,又从领口的边缘渗露进更深的地方。


    似是被这无边月色所蛊惑,一期勾出手,着了魔般的向药研的领口探去,掠过小山丘似的锁骨,结果手指甫一触上滑腻的肌肤,又像被烫伤似的立马弹开。药研忽然捉住他心慌游移的手,猫儿般眯起双眸,望来汗涔涔的一眼,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下一秒便偏头将指尖卷上舌尖轻吮。


    一期一振头皮一炸,俯身向前,额头相抵,手心压住了药研水草般的长发。


     两相对视,浓蜜与藤花勾缠。


    他拨开浴衣的前襟,在少年心口印下沉甸甸的一吻。


    颈窝覆上薄汗,透过暗红窗棂也染上一层绯红,徒添亲吻欲望。


    夜色渐深,别枝惊鹊。一期耳边响起了药研有些急促的轻呼,本是沉静如潭的音色,却独独为他变得脆弱,他似是快要哭泣了,声音又急又烫。


    “……一期、一期哥! ”


    陡然惊醒。


    向被褥里伸手一触,果不其然,情欲昭昭,一片湿滑。


    睡莲花期将近,尾骨处隐隐作痛,灼热的鞭笞着他堕入无理地狱的灵魂,他颓然的盖住脸,将自己隐藏在月光的阴影之下。


    一期一振,身为药研藤四郎所敬爱的兄长。


    对他的弟弟,单方面产生了不伦的恋情。


评论
热度(43)

© 源稚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