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识得薄云剑挑

    桌上摊开的笔记本已经许久未翻页了,直到听见身后人痛苦的梦呓,周泽楷才从思索里急忙回神。凑近一看,发现孙翔浑身神经质的颤抖着,空调毯早已被他蹬掉大半,紧紧闭着一双眼,睫毛被渗出的泪水濡湿,在眼皮底下粘成潮乎乎的一片。还发出了无比凄惶的、不安的,像将要被抛弃的幼兽般无意识的呜咽。

    周泽楷犹豫的伸出手探向他的额头,捋开汗湿的额发,指腹贴着皮肤安抚的摩挲,另一只手僵了半天才敢覆上孙翔尚且单薄的脊背。

    他发了一阵汗,反倒把体内淤留的寒气逼了出来,唇瓣紧抿,像一朵发皱的旧玫瑰,接着又像是被黏住似的不停嗫嚅,挣扎一番,终于无助的吐出了一个好似在梦中叫了无数遍的名字。

    “泽、泽楷哥哥…!”

    周泽楷闻言一顿,神色复杂的看向他,眼底波纹却不自觉的柔软的荡开,化成了春天的一片江,他轻轻的应了一声“嗯”,既而又放松且自然的轻拍抚摸着孙翔的后背,像曾经他为了安抚噩梦的弟弟做过那么多遍,这次也依旧熟练。

    “泽楷哥哥……”

    “我在。”

    “泽楷哥哥……”

    “我在。”

    “泽楷哥哥、周泽楷……”

    ……

    这回周泽楷叹了口气,手上一边继续拍一边用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才好的无奈的语气又重复了一遍:“我在,一直都在……”

    梦境似乎这才平稳下来,孙翔的呼吸开始重归轻浅,周泽楷拿抽纸给他把额头与脖颈的细汗擦掉,又把空调温度调低了一档,最后拿小薄毯把露出来的小肚子搭上,摸摸他红润的脸蛋,才起身关上台灯离开房间。

    打开的笔记本按照原样并没有合上,在月华的映射下,字字天真,显露的是孙翔这十六年来对他的兄弟周泽楷通通坦白的暗恋心迹。


就是…一个兄弟年上啰…这段时间啥都没产粉还躺涨,良心不安,随便脑了下,下回写了再删

评论
热度(7)

© 源稚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