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识得薄云剑挑

【周翔】无关磅礴,你就是宇宙

*校园王牌篮球队paro
*小周暗恋二翔设定
*擦边球小能手
*祝食用愉快哦[土下座


  【一】

    窗外,疾风骤雨。

    瓢泼的雨点噼里啪啦的拍打在操场的橡胶地面上溅起颗颗水粒,声势之壮大好似千军万马正在奔腾厮杀,激的天地间腾起了浩渺的白色水雾。

    周泽楷路过教室走廊朝外面随意的瞥了一眼,这一瞥却不期然的看到了一个这时本应该在宿舍打游戏的身影,他在原地呆了半晌,然后突然醒悟般的返回教室抓起一把伞就跑了出去。

    【二】

    孙翔现在感觉很烦。

    他不断的拍打,扣篮,重复着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动作,滂沱的大雨砸在他的身上,却依旧不能冲散他内心的烦躁。前不久他从自己原本学校的嘉世篮球队转到了新学校的王牌轮回球队,他本是不想去在意别人的闲言碎语的,但那些句句带刺的冷嘲热讽还犹言在耳,别人说是他毁了嘉世又去祸害轮回,他自负,他高傲,他无视队友,他目中无人。能打的,他第一个冲;论苦水,也是他一个人咽。

    “哐——”球进,孙翔低着头垂着手喘着粗气。他不是完全的没心没肺一人乐,他也会在意这些字字诛心的负面言论。孙翔死死的握紧拳头压抑住内心疯狂成长的负能,告诉自己,他是孙翔,他的实力不是白长的,他是名副其实的斗神,他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看法!上次的队赛,轮回险些输掉,因为他的一意孤行,比赛完了之后又有“那个孙翔啊,还真是没救呢。”之类的风言风语,他也不是没听到,当然最后轮回队长还是力挽狂澜将比分拯救了回来,真不愧是“一人战队”啊?孙翔突然觉得有些心塞。

    收了球喘息着停下,孙翔右手挎着球缓缓走到操场边的露天木椅上坐下来,棕红色的椅面漾开了一圈又一圈的水纹,上面糜烂着一些被打落的不知名的黄色花瓣,孙翔仰着头靠着椅背上,背脊被硌的生疼,耳边雨声嘈嘈切切杂乱无章,让人不由自主的沉溺在这混乱世界再出不去。他感觉好像有些头晕,下意识的抬手试了试额头的温度,然而斗神被雨淋的滑溜溜的手背并没有摸出个所以然。忽然一阵暖意包裹了他,眼睛虽闭着却对光线敏感,天空似乎暗了,清脆的雨声也变成了闷响。

    他抖了抖两片薄薄的眼睑,坐直身子睁开了眼,雨水便汇聚成几股顺着额发流下挂在眼睫上颤了两颤后滴落,在脸上滑过两道湿际,像眼泪一样。

    “周泽楷。”

    他辨认出眼前给他撑伞但却沉默不语的轮回队长后开了口,水还糊在眼睛上让他完全睁开不仅有些困难也带着涩涩的疼,睫毛像被蛛网糊住的蝴蝶翅膀一样急速颤动。

    面前突然多了一张纯白的纸巾,拾着纸的人有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指甲圆润,指腹带茧,手腕处扣着的白衬衣袖口干净整洁,在这暗色的光下竟生生透出了几分寒意,顺着这双手看上去便是一张在黑伞的倾覆下表情晦暗不明的脸,周泽楷垂眼看着他,有些小小的气喘。孙翔感觉莫名其妙极了,周泽楷是来干什么的?看他笑话?他没有接那张纸,而是索性歪头在肩膀上蹭了蹭脸上的水,他也不知道他在别扭些什么。

    “你来干嘛?”孙翔的语气中充满了十二分的不解。

    枪王默默的收回了手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眼下的孙翔好像并不想接受他的帮助。

    沉默已经在一坐一站的二人之间持续了一分钟,就在孙翔忍不住想要站起身推开眼前穿的干净挺拔修长的人时周泽楷终于开了口。

    “……练球?”

    “……你看不出来??”孙翔感觉更莫名其妙了,难道周泽楷眼睛出了问题?

    “……”

    “你到底来干嘛的,不说了我继续了啊。”孙翔冷酷的说道,但说完之后又想到了一句连忙补充,“就算你说了我也要继续。”

    “……”

    孙翔又笑,“毕竟,我可不想拖轮回的后腿。”

    周泽楷仿佛被哽了一下,又将伞向孙翔的方向倾了倾,终于开了金口“……感冒。”想了想后他又说,“回去。”

    孙翔闻言眉头一挑站了起来,立刻就显出了高挑的个子,周泽楷只得被迫的往后退了一步。

    他眉峰本就生的挺,这一挑整个面容都生动了起来,眼中水气逼人,笑意都拖出三分张狂,“轮回队长今儿话怎么这么多啊?有这闲情不如来和我打一局?”

    周泽楷犹豫,但孙翔却不会等他,伞下空间狭小,两人距离极近呼吸缭乱缠绕,紧张气氛在二人之间……还没酝酿出来就见孙翔抛起球转身自顾自的往大雨淋漓的操场一边拍球一边走远,“我说你想好……”

    却没想到一转身便看见了被雨打湿的周泽楷,再往后一望就瞧见了被抛弃在长椅上的黑色雨伞。

    孙翔眯了眯眼,战意瞬起,右手指尖篮球飞速旋转,鬓发湿透粘贴在脸侧,他抬起有些尖瘦的下巴朝两米之外的周泽楷用左边嘴角勾起了一个肆意的笑,沉默枪王眼中墨色翻涌,为了活动更方便衬衣袖子早已挽上手臂领口纽扣也解开两颗露出一字锁骨,他身体微向前倾,两臂屈肘于体侧,蓄势待发。

    气氛登时紧张起来,暗涌在两人眼中交锋汇聚碰撞破裂!

    孙翔突然身形速闪耀眼的红色球衣与棕色篮球几乎不可分离,周泽楷毫不大意的紧绷手臂和小腿肌肉做出防守攻势,孙翔见状立刻改变方向,用右脚蹬地后随着向左侧前方跨出继续加速前进,而周泽楷并不按常规出牌,只见他左脚蹬地,右脚迅速向前跨出,手臂一伸随即一个流畅的转身。孙翔只觉手中一空篮球便转眼到了对方手上,他感觉身体活动好像越来越不灵活,可他还是咬咬牙身体向前一倾转瞬之间就一个侧身从周泽楷手中掠过了球,他要坚持,他只要赢!周泽楷也不急躁,他的球风一向沉稳,每招每式都是带着目的,只见他微微屈膝一个跨步就要起跳!篮球被他轻而易举的揽回手掌之中,他看着近在咫尺的篮板一瞬间眼中锋芒毕露,无解枪王周泽楷——!

    孙翔不甘就这么输掉,就在他也正准备起跳防守的时候头竟突然一昏,好像被什么东西狠力的翻搅了一下,他顿时就站不稳了,晃了晃身子大幅度的后退了几步。而这厢周泽楷手臂绷起肌肉顺利帅气灌篮,正疑惑为何孙翔没来抢板,却未料到一转头就看见对方在这凄风苦雨里摇摇欲坠的小雏菊的模样,吓得他赶紧上前去扶。孙翔听见篮球和篮板碰撞的声音终于支撑不住了,他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三】

    孙翔此刻虽然感觉人昏昏沉沉的,但是头却被揉擦的很爽……非常爽……特别……

    “我靠?!周泽楷你做什么!”孙翔突然醒了神,吓得他立刻下意识的打了周泽楷拿着毛巾正在给他擦头发的手,但在转头看见对方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的时候又有一丝丝抱歉的感情浮上心头……他只好尴尬的清清嗓子,眉头不受控制的一跳,“我怎么会在你宿……”还没等他质问出口,周泽楷就突然上前顺了顺他的毛,“喝药。”然后不由分说的将一碗中药塞进了他的手里。

    啥玩意儿?

    孙翔懵逼了,脑袋更昏了,这是什么情况?他现在人在轮回队长的宿舍里,被摸了头,刚刚还又被顺了毛,现在手里还捧着一碗疑似轮回队长给他整出来的药,他们关系有这么好吗?你干嘛管我!孙翔差点就叫了出来。

    然后他真的叫了出来,“刚刚你赢了?”

    周泽楷:“……”原来你还在想这茬儿啊。

    孙翔见他表情便知事实,他看着手中的碗挣扎了一下。

    我这么有骨气的人,当然是不能食嗟来之药的。

    孙翔这样模模糊糊的想着然后一口气灌了碗中的药。

    身体难受的厉害,大不了……等周泽楷以后有什么毛病了他再还这个人情?不过他真的很强……

    “呸……苦死我了。”孙翔皱着脸看着眼前的空碗,而周泽楷则一直细细的观察着眼前的孙翔,因为药苦刺激的人眼睛泛起了一片潋滟的水光,使得黑白分明的眼睛变的朦朦胧胧,脸皮很薄,透出了不健康的红色,被药汁润湿的嘴唇不情不愿的撇着,看得见细细的唇纹。

    很好看,很生动,很耀眼。

    周泽楷在心中默默的评估,然后接过孙翔手中的药碗放在一边,指了指摆在床上的衣物说,“换我的。”

    孙翔其实烧的不轻,刚刚那一瞬的清醒也只不过是表面清醒而已,所以闻言他愣了愣,觉得周泽楷实在是奇怪,他跟他才认识多久,于是他摇摇头说要回他的宿舍。

    周泽楷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没人,没钥匙。”

    孙翔立刻搜了搜口袋,果不其然,忘记拿了,他短暂的呆滞了一下,然后用运转的越来越艰难的迷之头脑思考了一下是出去外面接受冷冷的冰雨在他脸上胡乱的拍比较安逸还是在枪王尚且算暖和的宿舍里换件干净的衣服比较舒服,哔——系统自动选择了后者。

    ……哼。

    他只好拖了缓慢的步伐迈向了床,看起来颇为勉强。周泽楷看到这一幕不免觉得有些好笑。身上湿透了极其难受,他背对着周泽楷磨磨蹭蹭的脱上衣,先是露出一截锻炼良好的腰,背后柔软的弧沟随着人的动作而加深,蕴含着一股柔韧的力量,宽松的红色球裤挂在腰上勒出一圈细纹,白皙的肤色与火焰般的红色对比异常鲜明。而孙翔脱到这里好像就失了力气,也许是衣服黏黏糊糊的贴在身上摩擦力太大,老是脱不下来,总之周泽楷眼中就这有那一截晃眼的腰了。

    孙翔又感觉焦躁了,这破衣服怎么这么难脱,然后他忽然感觉背后似乎有人靠近,耳边响起了低沉内敛的声音,孙翔莫名的身子一软。

    “抬手。”

    孙翔抬了手。靠,为什么要听他的……

    周泽楷以将他圈在怀里的姿势捏住他衣服的两角,从下往上缓慢进行,微凉的指尖不小心碰到了孙翔胸前的肌肤,触感温热滑腻,怀里的人毫无知觉,但枪王向来都很稳的手却颤了一下。

    孙翔的头低垂着,落在周泽楷眼中的是一段曲线优美的后颈,边缘有着浅浅的金色绒毛,头发服帖的搭在颈窝,看起来是那么的无防备,周泽楷兀自抿了抿唇,悄悄的往后退了一步。

    衣服在枪王的帮助下终于成功的脱了下来,孙翔已经烧的没多少力气了,可是脑子里却仍然迷迷糊糊的想着,妈的,老子丢人丢大发了,脱个衣服都要别人帮忙。

    【四】

    周泽楷坐在床头安静的看着同样安静的睡梦中的孙翔,他睡着的时候还挺乖的,睫毛根根纤长挺直,铺展在眼睑下形成一小块阴影,宁静又安详。发色也很浅,但好在皮肤白的健康,所以看起来并没有营养不良的感觉,好像他本身就该配上一头偏棕金的头发,张扬肆意,自我意识又那么的强,谁都不放在眼里谁都不放在心上,靠着自身的力量跌跌撞撞一路披荆斩棘,他真想靠近他,如果可以的话——

    此刻雨停,阳光正好,透过一扇小小的窗户照射进来,孙翔的睡颜被阳光润泽,进而染上了浓郁的色彩,就像突然走进了油画里,浓烈的让人移不开眼。枪王将温柔不动声色的藏于最深的眼底,感觉自己的头也有些晕了,或许他也感冒了,等会儿再去熬一罐药吧。

    “……好梦,孙翔。”

    而正半睡半醒的孙翔同学只觉得耳边的说话声像隔了一堵结实的墙似的听不真切,他只是无意识的哼哼了两声转身换了一个更为舒服的睡觉姿势陷入黑甜之中。

    

    ——如果可以的话,请相信我,我会同你并肩而行。

    ——无关磅礴,你就是宇宙。

--------------------------------------------------

(。ò ∀ ó。)
其实这是给科哒的贺文,由于码文龟速所以迟了一天抱歉!再次说一声生日快乐!不过手机版的lof没法圈人n..残念。

以及本来还有好多情节想写的,比如在温暖的面馆吃面啊热气蒸腾着二人的脸什么的..想想就好温馨呀,特别是这两天自己这儿本来就下着暴雨就更有代入感了。

然后就是第一次写好一篇完整的周翔,如果有评论或者建议那就再好不过了n..我好啰嗦呀。[[..

    

    

    

    

    

评论(2)
热度(47)

© 源稚风 | Powered by LOFTER